核酸检测者:离病毒最近的人

核酸检测者:离病毒最近的人

新华社合肥2月9日电(记者朱青 徐海涛 黄博涵)近在“眼前”的病毒、手“握着”病毒、“环绕”着病毒,这里是安徽阜阳市疾控中心新冠病毒实验室,现在也是这个千万人口城市里最不能大意的地方。

病毒核酸检测组组长卜戈和他的同事们置身其中,日夜不停,已经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了20天。在一种高度紧张的安静中,他们是距离病毒核酸最近的人。

阜阳市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确诊历经了6天时间。1月15日夜间第一例标本送到时,新冠检测试剂尚未下发,卜戈和同事对其他可疑病毒都进行了排查,流感、禽流感、SARS、MERS、呼吸道合胞病毒等病原体均为阴性。第二天将标本送到安徽省疾控中心,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。

病毒检测并不能一蹴而就,卜戈和同事们依然坚持继续检测,用两种检测试剂、三种核酸提取方法,对比进行冠状病毒核酸检测。1月22日凌晨5点,病例标本核酸检测呈阳性。省疾控中心复核结果确认,这是阜阳市检出的首例新冠病例。

是他们用坚持为患者争取到了更早的诊断,更早的治疗,更多的希望。对于这些核酸检测者来说,“时间就是生命”这句话太具象,具象到手里的每一个病毒样本,背后都是一个与之争分夺秒搏斗的生命。

实验室里的三级生物安全防护包括穿着两层防护服,戴N95口罩、护目镜、面罩、乳胶手套、防水靴套等,25℃恒温下连续工作8个小时,病毒核酸检测者们已经浑身被汗水湿透。

核酸提取、体系配制、扩增检测……看起来每个有条不紊的操作程序背后,都是危险和希望并存。核酸检测时,痰标本要开盖进行细菌培养,震荡和高速离心处理过程中会产生大量气溶胶,危险无处不在,一旦操作不慎就会被感染。

阜阳市疾控中心主任胡允凯说,样本数量不断增加,疑似和确诊的每个病例都需要进行3次以上的核酸检测,实验室工作非常繁重,但这每一个8小时都是“必须精神高度集中,必须‘与世隔绝’的”。

“24小时三班倒,就是为了尽快明确样本,为患者的确诊、治疗以及密切接触者的追踪隔离提供依据、争取时间。”胡允凯说,一线医护人员在努力减少“存量”,疾控正是在努力控制“增量”。

同为检测工作者的卜戈妻子孟昭倩结束了一个8小时的班次,顾不上擦汗,先揉鼻梁和颧骨:“护目镜和口罩戴久了,疼。”

26岁的检测工作者王影睁着通红的双眼说:“我不累,我不怕,可是每个阳性我会难过一下。”

截至8日,这个新冠病毒实验室已经检测了近800个病例样本。更多的样本还在陆陆续续送达。

责编:刘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